創業對談

[創業對談] 春水堂科技娛樂總經理張榮貴×紅門互動創辦人張元溢:砍掉重練比歹戲拖棚好

By 2015-05-17 No Comments

創業的路上往往有許多做抉擇的時刻,小至創業的題目要選哪一個?是否投入新產品和市場?大至決定是否要把公司收起來,認賠殺出?面對這些問題該憑藉哪些原則來做判斷才能趨吉避凶,是創業成敗的關鍵。

春水堂科技娛樂總經理張榮貴創業30年來連續創立三家公司,1999年推出膾炙人口的《阿貴動畫》,更是春水堂科技得以誕生的推手。經營春水堂科技的15年間,從經營網路動畫肖像、電信服務到數位閱讀,經歷五次事業大方向的轉變。

紅門互動創辦人張元溢也是擁有三次創業經歷的連續創業家,從一開始的部落格廣告公司到線上比價平台,然後又在2年前將大部分資源投入電商大數據分析。

每一次的抉擇都不同以往,創業家的取捨智慧,兩人說給你聽。

貴=張榮貴(阿貴)
溢=張元溢(Mars)

課題1:如何面對創業的抉擇?

貴:我的創業是在30幾年前開始,是台灣創業的黃金末期,投入媒體產業做導演,幫人家拍影片和廣告,案子做不完,所以那間公司的營運,簡單到只要拒絕案子就好。可是後來整個環境改變,案子越來越少,你也會疲憊,開始對原來很熱愛的工作有倦怠感。於是我決定當個專業經理人就好,第一次創業因此終結。

第二次創業的經驗很慘,因為我不是科技人,不懂如何評估技術的成本,一年後資金燒完就結束公司。過程中的「阿貴」是個意外,我原先想做的是媒體傳播公司,但人家來投資你,就是要你做出網路公司的價值,最後硬是被逼成一間網路公司。

有了這個失敗經驗,當我在做春水堂時,至少就懂得一定要找有技術判斷能力的人進來。雖然網路時代非常講求本夢比,但我們選擇務實的作法,跟電視台合作,也做節目肖像代言、授權或是周邊商品,說穿了其實就是用網路虛擬平台做實體生意。

溢:我最深刻的一次創業是第一次,只有我跟我老婆(當時還是女朋友)。我是技術人,覺得只要做出一個好的產品和平台,自然就會有很多人使用並付錢,所以我把所有的時間精力都用來開發產品。

兩年下來燒了不少錢,最後還是面臨很現實的問題,雖然產品開發好了,但是沒有生意進來。那時候負債已經超過500萬元,每3天就要還其中一家銀行的最低利息,手上有10張卡,以卡養卡,是標準的卡債族。

有一天晚上經過行天宮,女友站在已關上的廟門前,手放在胸前十指交扣請求保佑。看到這個畫面心裡非常煎熬,雖然我還可以撐下去,但最好是能做個了結,於是決定跟銀行進行信用協商,也就是破產的意思。

貴:建議新的創業家,不要讓自己變得負債累累,失敗是成功的學習過程,但也不能在失敗或困境裡拖太久。施振榮說:「你一定要在現金與信心用完之前成功!」但下一步到底要往哪裡走?更是創業者時常面臨的問題。經歷一次又一次的洗鍊,面對下一個階段的成功才會比較踏實,實際上,成功本身也是一種變動。

創業面對的抉擇,通常有四種狀況:一個是產品,產品的成本預估不好,或是市場不買單;一個是市場,市場不成功或市場不存在;一個是資源,財務能否支付市場的條件;最後是團隊,團隊成員不具有挑戰性或團隊瓦解,早期創業通常會有團隊成員異動頻繁的狀況,但你的產品是來自你的人,人不同,也許就得考慮做不同的生意。我過去碰到抉擇的時刻,就在這四個方式裡找出關鍵平衡點,讓公司可以重新走下去。

人很容易陷入自我迷失,例如對產品過度執著、對市場的認知有落差。你可以預測3年後會變好、不好不壞或變壞?如果那個變好,沒有辦法讓你好到覺得有價值的話,那就打掉重練吧!結束也不是壞事,打掉重練有時候比爛戲拖場還好。

春水堂經營的過程面臨很多抉擇,阿貴紅了一段時間,肖像的價值逐漸遞減,中間也做了很多嘗試跟調整。發現不能一直耽溺在只做動漫,大家不是真的希望你做動漫,而是要透過動漫去做到網路的價值,所以我們才會改做社群,但並不是很順利,到後期變成了技術代工。代工的過程中,我覺得再往前走不是我想要的,又轉做電信通訊應用服務,雖然股份會被稀釋,而且還必須說服股東,讓中華電信進來。後來發現通信應用服務變動非常快,我們才改做數位閱讀。這些都是一連串的調整,每一次的調整都是一個抉擇。

溢:當我決定認賠殺出的那一刻,其實也是另一個新的開始,才會跟我現在的夥伴重組達摩媒體。達摩媒體的發展歷程很幸運,部落格廣告剛好在風口上,公司營運很快就達到經濟規模,轉虧為盈。但每個產品服務一定都有它的生命周期,我們必須一直腦力激盪,思考下一個方向會是什麼。後來看到智慧型手機和電商的趨勢興起,我們才轉投資新的公司紅門互動。

春水堂科技娛樂總經理張榮貴(左)vs.紅門互動創辦人張元溢(右)
(圖片來源:蔡仁譯攝影)

課題2:你的核心競爭力是什麼?

溢:兩年前跟老師第一次面談,老師的第一個問題就是:你為什麼要創業?初衷是什麼?產品是什麼?其實那時候我們只有一個產品「品購」,但台灣市場小,品購一定會遇到挑戰,我也一直在思考如何走出不一樣的路,所以才有了「鷹眼」

這是一個很大的抉擇,小公司資源有限,鷹眼要投入所有的公司資源,也代表品購會受到很大的影響。我一直問自己真的要嗎?很多前輩覺得我們一定會踢到鐵板。最後我選擇回到創業者的心態,相信我一定可以改變什麼。

貴:紅門互動的核心是團隊對數據很有熱忱。對於他的抉擇,我可能會有些質疑,但我不會很清楚地說對或錯,因為錯的決策,只要有堅強的意志跟耐力,一樣有機會逆轉。當時我判斷他沒有那麼多資源,不應該涉足太多戰場,這是我第一個直覺。但我第二個聲音是質疑我自己,因為他面對的世界,我不是那麼熟。

有可能他會成功,也有可能他會失敗,但是如果他的人生一定要有這個失敗,也必要!為什麼?因為這奠定他之後做的時候會有更多想法。該跌倒就跌倒,該摔跤就摔跤。他當時說:我就像哲學家一樣,沒有明確的答案。

溢:對我來講蠻痛苦的,因為沒有答案(笑),問題都會回到自己身上。去做之後也不是說不好,確實它也在浪潮上,我們也拿到不錯的成績。但是回過頭來,會發現最核心的東西,還是品購會員數的推廣、服務的完整度,還有我們跟競爭對手的差距,是否已經具有絕對的競爭門檻,這是整個公司最核心的關鍵指標。

我們耗損一年半、兩年時間在處理鷹眼,也有競爭對手很快就追上來。前陣子還被幾個前輩罵:你在搞什麼?我很慶幸一路上有很多貴人幫助,他們看我這樣子覺得我腦袋太硬,所以我會找一些不同的前輩洗洗腦。

貴:對創業家來說,核心競爭力要「追」非常深,不是只有技術能力或專業能力而已,要追究你的本性,從人格特質裡找出你的核心競爭力。你天生就是一個交遊廣闊、長袖善舞的人,核心競爭力可能就是做生意;你是內向、拘謹的人,可以專注投入簡單的事,把它做深,核心競爭力可能就是技術和產品。

繼續追會讓你更了解自己,人常常不了解自己。例如我為什麼跟這些人相處這麼好?跟那些人相處不好?起因於你不夠了解你自己,什麼時候你的心情是愉悅的?或什麼會觸動你?你如果知道自己的弱點,就要去找什麼夥伴,但沒有絕對的好跟壞。我認為一個創業家,一定要培養獨力思考的能力,如果有堅決的信念和信仰,又懂得反省和修正,他就有力量往對的方向走,總會成功。

溢:營運面會面臨的抉擇是產品的專注,這一直都是創業者要去學習的,尤其新創的經營者最容易被誘惑。當你成長到一個程度時,會渴求只要有機會,一定好好珍惜,把它做到最極致。但是當公司進入好的狀況時,會發現機會很多,有很多選擇,感覺自己飄到天空上,那就是最危險的時候。

課題3:你是做生意還是做事業?

貴:我們都聽到美好故事的結局,因為悲慘的故事不會冒出台上,這意味著成功是少數,絕大部分是陣亡的。所以不要太輕易被這些東西誘惑,還是要專注你的核心能力、原來的願景、想要達成的目標,繼續去投入。如果你專注的事業與核心,跟你的願景和目標連結性太低,你就應該要適度地捨去。即使你可能會因為這樣賺到一桶金,可是你的風險在於偏離了核心,離開原來要走的那條路。

終究創業這件事也有層次的高低,你到底要做生意還是做事業?因為這兩者有很大的不同。做生意只有獲利了結或認賠殺出兩個邏輯而已,但做事業要去忍受挑戰和艱難,而不是從獲利面做判斷。我通常不會強調賺錢的重要,因為你不做和尚、農夫、公務員,竟然要創業,當然是除了賺錢以外,還想要附加對生命可以有所交代的事情,但是創業者通常會忽略這兩者的差異。
有理念、願景的創業,會吸引相同的人進來。有時環境要透過革命才能改變狀態,要面臨多變、未知的未來,隨時要帶一個部隊準備革命。推翻既有的價值,甚至推翻既有的優勢或資源,先創造很短暫的成功,終究會達到你原來的願景或理想。

溢:這都是抉擇的問題,你的時間和資源有限,創業者要一直問自己,什麼是最重要的事情?要把它趕快完成,所以我會跟團隊成員確認每周最重要的事情。我們在創造新的東西,這個新東西成不成功還不知道,但初期要先確定是否有商業模式的價值。

一個錯誤的抉擇,至少會耗損6個月以上時間,除了時間,再加上人員、資金的耗損,這些往往只是因為你面臨選擇時,悖離了最初的目標和初衷。這是創業過程裡最危險的事,也是老師一直強調的:你是在做生意,還是在做事業?往往我們會因為感覺太棒了、太想賺錢而迷失,但其實都不會那麼順利。當你半隻腳踏進去的時候,就絕對不可能輕輕鬆鬆就抽腳。所以真的要慎選決策,常常要一直問自己,你要參與這個案子嗎?對自己主要的事業是不是有幫助?

貴:有個說法說中國大陸充滿狼性企業,台灣是羊性,以前我們鼓勵做領頭羊,可是碰到狼,領頭羊還是被吃掉。事實上,裡面隱藏很多似是而非的錯誤觀念,如果一個健康的環境裡只有狼,他真的存在嗎?這就回到哲學問題了。做為創業家,你的人生要追求什麼?能不能幫助別人?能不能創造更多的快樂?或是能不能節省更多的浪費,讓地球更好?

如果這些事情是未來的價值,了解自己個性上的優劣好壞,就比了解專業還重要。你可以為身邊的人創造幸福,這是很高尚的事啊,雖然它不一定能夠換到錢,但是要那麼多錢幹嘛?追求極大的事業成功、龐大的規模或無止盡的財富累積,是資本主義時代的事,資本主義正在快速崩解中。

創業家可以思考,除了眼前這樣的拚搏跟努力以外,哪些東西是價值更高的?我們永遠也算不到數字以外的世界,所以要保留一定的彈性和空間。也因為這樣,才能讓我們對自己投入的東西,永遠保有熱忱。

 

張榮貴(左)

春水堂科技娛樂總經理,文化大學戲劇系畢業。1982年開啟導演之路,其後18年間連續創辦傳播公司谷神企業、線上補教公司座頭鯨及春水堂科技娛樂。1999年創造出耳熟能詳的《阿貴動畫》,2003年阿貴被《時代雜誌》選為亞洲英雄。亦為AAMA台北搖籃計畫第一期導師。

張元溢(右)

紅門互動創辦人,曾經擔任舒適金融圈的技術宅男,30歲那年卻選擇苦逼的創業路。2006年成立達摩媒體,翻轉部落格廣告市場。2011年第三次創業,成立紅門互動,挑戰電商大數據。亦為AAMA台北搖籃計畫第一期創業家。

連續創業大事記

張榮貴
1987 第一次創業:谷神企業(傳播公司)
1997 第二次創業:座頭鯨(線上補教網)
1999 創立阿貴動畫
2000 第三次創業:春水堂科技娛樂(數位閱讀公司)
2000 網路動畫肖像經營
2004 電信社群服務
2006 加入中華電信集團emome手機加值服務
2009 Hami數位內容商店應用
2014 Kollect數位閱讀

張元溢
2005 第一次創業:龍樸科技(內文式廣告聯播網)
2006 第二次創業:達摩媒體(部落格廣告聯播網)
2011 第三次創業:紅門互動(電商數據公司)
2011 品購電商平台比價網、省省吧
2013 鷹眼數據電商大數據分析

資料來源:數位時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