創業對談

[創業對談] 世紀奧美公關創辦人丁菱娟 × 女人迷執行長張瑋軒:放下驕傲,天使才會來

By 2014-09-08 No Comments

「每個女人都多樣化也都唯一。因為環境、因為角色、因為每個人對自己的想望,所以每個女人的個性跟需求都不會相同,都有自己的獨特性。」女人迷網站成立宣言中這樣寫道。這次丁菱娟與張瑋軒的對談,正是這段話的寫照。

 

一個五年級生、一個七年級生,丁菱娟喜歡追求人生一切的美好,包含美食,曾經是校園民歌手的她,後來進入科技產業,見證台灣經濟發展;喜歡線上遊戲,熱愛網路購物的張瑋軒,曾經在倫敦街頭享受青春,出過一本倫敦旅遊書,然後投入在電影事業中。但在人生的某個時刻,這兩個活得精彩的女性,卻同樣投入了創業的行列。

 

雖然台灣社會的性別意識已有進步,但在許多層面仍有限制,特別是女性創業,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。但兩人都同意,創業成不成功是一回事,但至少學會了一件事,少了一個遺憾,生命更豐富了。還有最重要的,學會更愛自己。

 

丁=丁菱娟
張=張瑋軒

 

張:女生創業這件事情的確還是少數,我決定要創業的時候,其實沒有想到我是女生,也沒有想過我自己創業可能就要30歲,只是覺得好像有一件事沒有去完成。我原本在電影公司上班,福利非常好,我也非常喜歡電影,我父母並沒有要我結婚、要去談戀愛,所以你不應該來創業。我爸只說:「這是你的Dream Job了,你還要怎麼樣?」我的回答是:「不行,我覺得台灣真的需要有人做跟女性意識有關的媒體平台。」

開始參加一些活動後,很多人會問我,請問「女性創業」這件事情,才發現,哦,我是一個「女性」,然後我正在創業,哦,跟他們有點不一樣。

Womany在今年9月剛好要滿第三年,這一路上其實很多人都會說:「到底我們需不需要一個具有女性意識的媒體社群?」我就會反問:「為什麼你會覺得不需要?」這社會上還有很多問題是還沒有被解決、還沒有被看到。我們自己不覺得是在創業,我們其實是在從事社會改革的運動,我們是一個革命家,希望女性可以開始找到自己、了解自己,然後有了行動的勇氣。

 

丁:我也是這樣子啊!在我的年代,女性的確機會少很多。我記得我進入科技業的時候,即使在大公司的科技業,它都是以男性為主的,我進去面試(interview),他只給我兩個工作選擇,一個叫秘書,一個叫業務助理,連當業務都不行。所以我們也只能在別人願意給你這種小小的機會裡面,努力地往上爬找尋機會。

我出來創業,也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女性。直到創業之後,越來越多機會去演講或是跟大家談,大家都會問說女性創業有什麼「挑戰」?我才發現說,哦,原來女生是具有挑戰的。然後問我最多的問題是,身為一個女性創業者,在「工作」跟「家庭」,妳如何平衡?好多人都問這個問題,所以我才忽然覺得,女人創業最大的挑戰跟課題,其實是「家庭」跟「小孩」。

創業的時候我已經結婚、生小孩了。出來創業,是渴望能夠有一個比較自由的生活,因為覺得大概只有創業這條路,才有辦法擁有自主性的時間。

結果發現並沒有!其實我是自己跳到另一個坑去!可是因為是自己挖的坑,就得自己認了嘛!不過女性的韌性跟負責任的態度,會讓我們咬著牙繼續往前走。當你很投入或是很享受一份工作的時候,就不會去考慮到平不平衡這個問題。相對於男性可能野心比較大,所以他們什麼都想做,我們女性有時候反而比較務實,我們做自己會的、自己想做的、自己喜歡的。

 

意識1:做自己喜歡的

張:我跟老師不一樣耶!當初在做Womany,我們都是做我們不會的,不會寫程式,所以就外包,每天都在歸零。後來才理解不會是很正常的,因為會的絕對比不會的要少太多了,不會是正常的。
我是個完美主義的人,就會覺得沒有完美的話,我們不能出去。後來慢慢地調整,先把我們自己會的事情做好,再往下一步。所以我覺得就是在會與不會之間,找一個有趣的平衡點。

女生有趣的是,跟談戀愛一樣,只要我們認定就會撩下去做。不會就去學,所以我們就學著怎麼去當一個母親,學著怎麼去當一個女兒,學著怎麼去當一個媳婦。我覺得女生好像天生有一種適應力。

 

丁:責任感,女生的責任感會驅動妳,妳一定要扛起來,創業以後就會覺得對員工有責任。我也辛苦過、挫折過,想說不然把公司關掉,去上班算了,可是又覺得這樣對得起外面那些嗷嗷待哺的員工嗎?到最後就是一種母性,扛著創業公司繼續往前走。我常講的一句話是「做事堅定,做人柔軟」,就是說理性要在,感性也要有,所以我覺得是感性與理性兼具的女人比較適宜。

 

張:我們是一個女生比較多的公司,我就常講要把情緒(emotion)變成熱情(passion),再把熱情變成行動(action),因為情緒絕對沒辦法解決問題,所以一定要有行動。

像我是一個非常感性的人,常常談一談就會掉眼淚。後來覺得不行,不能這樣,我是一個領導者,必須更決斷一些。有段時間就要求同事「效率、目標、趕快做出來」,不管情緒,情緒不重要,結果後來同事壓力都很大。後來我學會「優雅」很重要,任何事情都會很繁雜,但是你就是微笑以對就好了,任何問題就是微笑以對,然後很優雅地去面對它,我自己真的是走了這一遭。

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
(圖片來源:蔡仁譯攝影)

意識2:承認自己不足

丁:團隊要進步的時候,領導人就必須要不斷轉化。一個真正的領導者,不要太在意暴露自己的情緒。現在的管理跟以前不一樣,沒有那種所謂權威性,只要能夠顯露你適當的感情,其實大家會覺得你是可愛的。

通常會出來創業的人,其實內心的自我意識都滿強的,所以這個過程一定要慢慢去學習,先放下自己的那種驕傲,一定要先放下,如果不放下的話,你就ㄍㄧㄥ在那裡,別人就一直挑戰你,到最後會被看破手腳。承認自己的不足是件好事,當你承認自己的不足之後,別人的助力就來了。

剛創業時候,為了想樹立威嚴,在開會的時候,我會一直講。有一次有個員工在會議上有點心不在焉,我當場沒有給他面子,罵了他幾句。過不久他遞了辭呈,後來才知道原來他家裡有事。我突然覺得,哇,我怎麼是個這麼可怕的老闆,完全不顧慮每個人的情緒,只告訴他們要做什麼。

過了一個星期以後,我告訴那個員工其實不是那個意思,只因為我壓力很大。然後在另一個會議裡,公開向同事說很抱歉。後來另外一個員工告訴我,當我跟大家說對不起後,他才覺得我是可以跟隨的老闆。有時候我們自己願意道歉,或是真心地承認我們做錯事,人家反而會很感激。真的做錯了就道歉,不要覺得因為你是老闆。
我還記得有一次,客戶要求活動一定要三家電視台都到。但你也知道,這種東西根本不能保證,我們同事就一直解釋,客戶聽了覺得很煩。後來我就跟老闆講說,可能有一台我比較有把握,可是另外兩台沒有相當的把握,但我可以試試看。結果那個老闆馬上說:「早說嘛!我就是要你這樣說,你這樣子的話,我會告訴你那兩台我都有認識的,你去試試看。」我從這個案子學習到,有時候你要讓人家知道你有哪些資源,你把自己撐在那裡,人家就不願意幫你,也不知道可以怎麼幫你。

 

張:真的,那時候我整個很誇張,很負責任、很工作導向。後來我就每個月會有一個下午茶時間,或是年底的時候拉去某個咖啡店,然後大家開始給我回饋(feedback)。我後來都會跟我們團隊說,我是團隊裡最不優秀的人。當團隊對的時候,領導者真的是很輕鬆。

 

丁:你不笑的時候,眼神真的滿殺的!(笑)領導者聽不聽得見別人的意見很重要,這會決定別人願不願意跟你講實話,所以我覺得領導人應該要創造一種辯論(debate)文化,讓大家都了解,只要意見不同,你都可以討論。

 

張:這讓我想到我們的主編。我很喜歡她告訴我的一句話,叫做「讓子彈飛」。有時候我們會很急,希望一槍斃命,但她會想開槍之後,讓子彈飛一下,然後我們會知道它落在哪,走錯就走錯,這就是我們的經驗。當我們越有經驗,它就會越精確到位。這讓我學到有些事可以找個好地方、找個好位置,優雅地射出去,多享受過程。現在對我來講,挑戰性是因為團隊越來越多人,怎麼樣去管理規模化這件事。

 

意識3:讓工作變有趣

丁:我覺得第一是理念和方向要很清楚,如果不清楚,團隊就跟著你在那邊團團轉。從管理上可以再分兩個層面:一個是系統化的,一個是比較人性化的。就我的經驗,25人以下的組織,用人治還可以,但25人以上,就開始要考慮系統化。

系統化包括怎麼去落實公司的目標、願景,還有像是教育訓練。例如數位化的演變,對我們公司未來很重要,我們就建立知識庫,要求同事常常要點進去,也鼓勵發表文章。久而久之,你就會知道這是公司未來要努力的目標。

人性化就是文化的提升。除了要給員工知識性之外,也必須在文化、情感上跟他們有連結,他們才會覺得我們是一家人、一個團隊,然後才會對這個文化認可。

舉例來說,我會讓我們的主管去分擔公司某些共同的事務,像是有人要定期舉辦內部活動、有人會代表公司對外做公關形象,到最後他們就會覺得這是我的事情,我是公司的一環。

因為我們工作講求創意,所以我們還會舉辦Out of Box Program,就是每一季要選一個半天時間去公司外活動,有時候可能是去畫畫、去捏陶。這不是去玩,他們就盡量去發揮想像力,這個工作雖然辛苦,但它是有趣、有挑戰的。

 

張:我們現在已經努力在系統化了。我們最近最新的Program就是每天跳鄭多燕,每天下午3、4點大家一起運動。大家真的會放下,然後開始運動、開始有話題,會覺得上班很有趣。我希望Womany是一個隨時都準備好要擴張的團隊組織,好還要更好,我們要追求卓越,只要說出去就言出必行。

 

丁:對,我覺得言行要一致,當你這樣喊出來,自己就要做到。領導者還要學會減法,先標記你覺得最重要的,等這件事情做成功了,別人就會相信你做其他事情也是OK的。

 

丁菱娟
中文系畢業,寫過民歌,後來投入科技業的行銷公關,1992年創立了廿一世紀公關公司,專攻科技公關領域,2002年經由購併加入全球奧美公關集團。愛上公關行業,是因為可以不斷求新求變、迎接挑戰。

張瑋軒
1983年次,台大歷史系畢業後,再攻讀倫敦政經學院(LSE)性別與媒體碩士。原先在福斯電影工作,2011年與朋友陳怡蓁、蔡純如創辦具有性別意識與態度的女人迷(Womany)網站,鼓勵女性勇敢做自己。

資料來源:數位時代